看完阿官那篇回味往事的文章之後,我的腦子也像瀕臨死亡般的不停出現跑馬燈。
雖然跑馬燈也跑不出個結果來,又實在寫不出那些個充滿回憶與感性的文字
那就只好把好幾年都沒有換過的…………


想當年,阿官那封信都讓我流淚了呢。
不知不覺到了可以毫不害羞的承認這其實有點難為情的事的年紀了。

那是一段主色由黑與白組成的日子
制服是白衣黑裙、鞋子是夏白冬黑
常常被違反的校規規定著襪子必須是白色、髮飾必須是黑色
當時每天必上的與南共舞(咦?)是黑底白字,還有試圖填滿學生生活的白底黑字的考卷
如果爆肝讀書大概人生也會變成黑白的。

在黑與白之外,還摻了些紅色。
高三那棟忘了叫什麼樓的牆壁是紅的,校歌的第一句是赤崁登臨
腳踏車是紅白兩色,那時最喜歡的髮飾也是紅的
上課傳紙條時許樂會用紅筆訂正阿官的錯字    ←鴛鴦鍋也會有一半是紅色的
一個禮拜至少會出現一次的外出單,單子上老師教官的印章是紅色
不認真唸書因而考卷上也很多紅色,有時連成績單都有紅色

 

那是一段無忌憚塞滿無謂小事的日子
更中肯的說簡直就是目中無人的小混帳。
一起經歷過許多輕狂的、痛苦的、憂鬱的、壓抑的、只屬於那個年紀的情緒與現在已極少談論的事
不一定是刻意隱瞞,而是不再談論。
漸漸成為只有一起經歷過的人才了解的過去與不需言語的默契

當時覺得天要塌下來的大事都沉寂下來,遲早會在記憶裡褪色
每當提起那段時光,總由那時從來沒有放在心上的瑣碎小事回想起

墾丁之行在台南火車站的對話
阿官:「這是那個飯糰嗎」
我:「對啊,就是那個飯糰」
樂:「什麼飯糰啊」
我:「就我家旁邊菜市場的飯糰」

那時候阿官常常會幫我和許樂買早餐,麥蛋土司、夾烤肉的饅頭、味噌湯
在我安份騎腳踏車上課的日子裡,我偶而會幫她買鮪魚蛋餅或土司
有時會一起去熱食部吃關東煮或巧克力土司加蛋這種乍聽之下像味覺失調其實蠻好吃的食物
大概在第三節下課時,許樂常常會留下她的消費卡和一句「欸、幫我買午餐」就不見人影
但也有一次她在午餐時間「順便」幫我們買了MOS漢堡

 

打到這裡忽然疑惑了一下……
話題為什麼轉到食物上了啊啊啊啊

 

算了。
一個二十代的歲月已經過了1/4的歐巴桑(而且還是吐槽役)沉浸在十幾歲的當年不只噁心還有點令人哀傷,還是算了吧。
數算過往歲月令人疲勞
與南ID被刪了也沒想像中感傷
真正重要的人事物不必這麼麻煩也能很輕易想起、找到蹤跡。

創作者介紹

困った時は笑っとけ笑っとけ

Remus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官
  • 靠腰XDD
    這篇除了一點懷舊氣息
    更多的是搞笑和吐槽啊!
    我都快忘記我以前都幫你們買草餐這件事情了...
    畢竟我都好早到校orz
  • 離開了黑白紅的日子之後變成搞笑吐槽役,真令人意外。

    X草餐
    O早餐
    你有回台南的話我們一起去吃麥蛋XD

    RemusV 於 2010/01/21 21:3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