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廳祖先牌位前的小桌子擺了碟玉蘭花。

 DSCF2128.JPGDSCF2129.JPG

比起花,對那個小碟子還比較在意。

 

小時候抵抗力不太好,一個月裡大概有超過一半的日子照三餐吃藥
印象中雖沒生過什麼大病,卻三不五時就感冒
在還不會吞藥丸的年紀裡,吃藥時總在這小碟子裡混合藥粉與紅色、黃色的藥水。
苦苦的藥粉和噁心人工甜味藥水混在一起的味道是那幾年密集累積的記憶
從學會吞藥丸之後,這個碟子就不過是普通的餐具,偶而會裝番茄醬之類的出現在餐桌上
說不定這就是我吃東西幾乎不沾醬的原因。

即使過了十幾年,看到這小碟子還是喉頭發酸
感覺自己是被制約的巴夫洛夫之犬。

打這篇文章時開始強烈的想喝麥香奶茶、吃草莓軟糖或森永牛奶糖
零食飲料其實算不上吃藥後的獎賞,平常外婆家雜貨店的餅乾糖果飲料都能任意吃到高興
小時候能不吵不鬧不要人哄的乖乖吃藥,和懂事或能吃糖或許沒有太大關係
只是習慣不掙扎而已。

創作者介紹

困った時は笑っとけ笑っとけ

Remus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