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和標題無關,在這個時間點聽到這一軌,心情真複雜。
每年到了四五月,對日期的敏感度就會忽然醒過來。

ひぐらしのなく頃に 解 ED YOU -癒月-

從那一天開始,在極度普通的人生道路上開始狂奔。
究竟,為什麼會變成那樣呢?
是你牽引著我,還是我硬扯著你毫無頭緒地開始失速瘋狂呢?
持續燃燒的憤怒、被不滿怨懟填滿、徬徨不安的絕望
明顯和所祈求的幸福完全背道而馳,卻不知道怎麼踩煞車
只是更加無法理解,互相把對方逼到死路。
是誘因、是催化劑、還是無關?
回憶起來,儘是你疲倦地弓著背的樣子和充滿血絲的眼睛,不分清晨或黑夜
即使如此仍想守護奪走了你的笑容的人的笑容,對嗎?
事過境遷很久之後才能理解哪,當局者迷是嗎?
還是其實早就理解,只是不承認呢?
理解歸理解,即使重來還是不會有任何改變吧我想
何ひとつ…ね。

 

當下沒有自覺,真的回想起來,接下來發生的大小事都多少被影響了。
這麼說其實很不公平而且很傷人,但要怎麼才能不被所處環境影響的活著呢?不可能辦到吧?
被絕望的女孩溺斃的……
還傳達的到嗎?應該可以吧?還是不行?
都無所謂,一開始就沒有打算明說
距離下定決心到現在已經過了多久?半年?一年?
必須將你從生活中排除。
絕對不能再那樣下去,已經夠了。
既然時間流逝也無法改變,那就親手毀了吧。
從最根本的地方抽走幻想,建築其上的一切也會跟著煙消雲散。
務必做到連一片希望的碎片都不留為止,只有那樣才能解放吧?
私が出来る事はそれしかないんだ。

有種近似羨慕還是嫉妒的…嗯,嫉妒?怎麼想也不該出現的名詞。
為什麼呢?為什麼能清楚知道想要的是什麼?為什麼能不畏懼的伸出手?
羨慕摻了焦躁,應該更接近嫉妒吧?就當做嫉妒就可以了。

是嗎?還是不是?
『我覺得我不了解你…』
『因為總是妳說我聽啊…』
是在什麼時候、什麼情境下的對話?是文字還是語言?
以我的記憶來說,難得會有如此鮮明的…
這是無心的對話還是隱含怨怒的指控呢?
無法解讀還是刻在腦子裡比什麼都深
透過這樣的腦子看到聽到的眼神言語通通都藏著指責,無從道歉的。
無處可逃的被自己的良知指責、嗎?
但清楚知道呢、痛苦到無法忍受時還是會伸出手向你求救吧。
即使有自覺還是無法停止這樣負面的循環。
もう、飽き飽きだ。私がすべてを壊してやる。


追根究柢,說是為了別人的通通都是為了自己嘛。
ホントウ、見苦しい、反吐が出る。
無様な自分を認めたくないが、否定はしない。

 

反覆思量得出的結論是過了那麼久、經歷那麼多事,還是什麼都沒變。
過程結果各有所不同,我的行為模式完全沒有改變呢。
隱忍遷就、測試、拒否、盡量不說謊的逃避搪塞、通通都是一樣的呢。
總是想著依靠別人,而又打從心裡徹徹底底的不信任。
因不安定而恐懼退縮,又不相信所謂安定的生活而刻意破壞。
無法相信真實存在的東西呢。
只要「存在」,就代表總會有一天變得「不存在」吧?
一思及此,所謂的「存在」只是種愚弄吧?

 

『印象深刻的妳總是抬頭挺胸,很有自信的樣子……』
是將近四年前的信了吧。
嗯,曾經是那個樣子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emusV 的頭像
RemusV

困った時は笑っとけ笑っとけ

Remus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